AG视讯



快速导航
KTC business

喀什大学:在转型中崛起

AG视讯 Date:2019-04-02 02:53

  地方高校转型之路,从来不会太轻松。对于地处中国最西部的大学——喀什大学来说,更是如此。

  2015年4月29日,是喀什师范学院更名为喀什大学的日子。这不是一次普通意义上的更名,按照教育部的要求,喀什大学将承担起两项特别重要的任务:一是坚持为南疆地区培养基础教育师资特别是双语师资,二是要根据南疆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培养留得住、用得上的应用型、技术型人才。

  来自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挂职喀什大学教务处副处长的段鸿直接参与了学校申请更名材料的汇总与撰写工作,他告诉记者:“喀什大学的更名不仅意味着一所地方师范类高校向应用型高校成功转型,更是一次对当地高等教育内涵建设的有效探索。”

  “人才总量不足,人才引进困难,人才流失严重,结构性矛盾突出,与经济发展要求相适应的应用型人才奇缺。” 喀什大学校长助理、上海援疆教师工作队领队淦爱品告诉记者。

  据统计,近20年来新疆人才流失达20万,每年考入内地院校的4万多名学生毕业后返疆率不足28%。南疆四地州地处新疆西南部、塔克拉玛干西南边缘,人口占全疆总人口的41%,而GDP(国内生产总值)总量却仅有全疆的28%,是全疆乃至全国经济最落后的地区之一。

  淦爱品介绍,南疆是新疆少数民族最集中的地区,少数民族占90%。南疆发展落后有地域的原因,更为重要的是人才的短缺。解决人才奇缺、结构不合理的问题,靠外部培养不行,其重任自然就落在了喀什师范学院的肩上。

  新疆是多民族、多宗教地区,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异常尖锐复杂。“大学是文化的高地,是先进文化创造和传播的重要阵地。在南疆建设一所学科种类多的喀什大学,不仅可以增加少数民族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增强青少年抵御极端宗教思想渗透的能力,提高南疆少数民族学生的培养质量,更能从整体上带动整个南疆人口素质的提高。”淦爱品说。

  此外,由于历史原因,新疆高校布局结构不均衡,在全区范围内,普通本科院校有13所,而占新疆人口近一半的南疆只有两所,其中1所(塔里木大学)还隶属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淦爱品告诉记者:“从学科专业分布看,喀什师范学院当时属于师范性质,无法完成培养南疆经济社会发展所需各类人才的任务。因此,也只有喀什师范学院更名为喀什大学,兼顾培养师范生和其他各类人才,才能实现新疆高等教育布局合理的目标。”

  喀什师范学院要实现更名最关键的短板就是师资严重短缺。“一些专业可以说到了‘等米下锅’的程度。比如土木工程专业,在2014年学校申请更名前新专业已经获批行将招生,但学校既无专业教师也无管理人员;其他如电气工程与自动化、食品科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等专业虽已获批几年,但也没有相应的专业课教师。”段鸿告诉记者。

  2014年2月,上海市委、市政府有针对性地选派了10名援疆教师进入喀什大学,其中2名教师负责土木工程专业的建设,其他3名教师也进入相应的专业,为喀什大学更名填补了这些专业无专业课教师的空白。喀什大学2003年获得硕士学位授予权,但研究生导师数量不足,上海援疆教师的到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

  喀什大学完成更名后,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如何真正实现由师范性质的高校向应用型技术技能型高校转变。

  2015年11月,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颁布《关于引导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的指导意见》,文件要求转型高校要找准转型发展的着力点、突破口,真正增强地方高校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的能力,为行业企业技术进步服务的能力,为学习者创造价值的能力。

  在上海援疆教师的参与下,喀什大学制定出了转型方案和人才培养方案。学校将着力点主要聚焦于拓展与地方特别是南疆经济社会发展关系密切的专业,建立紧密对接产业链、创新链的专业体系,以提高人才培养的针对性和质量。

  段鸿说:“转型的最大困难仍然是缺乏必要的教师。一方面,由于原喀什师范学院的教师多为师范性质,对办应用型大学没有经验;另一方面,由于地域的关系,教师的引进和招聘非常困难,尤其是‘双师型’教师严重缺乏。”

  对于教师引进和招聘之难,来自上海应用技术大学的援疆教师、喀什大学土木工程学院首任负责人黄俊革有着切身体会:“在上海,我们烦恼的是如何从应聘者中优中选优;在这里,我们担忧的是最后谁能来。第一次招聘教师,我们跑到西北五省区的14所高校,收到了30多份简历,4个招聘名额,最后只招到了3个,原因大部分是家长不同意孩子去南疆。”

  △ 上海援疆教师唐新安展示其创建的喀什大学“3D模拟导游”实训室。 顾超 摄

  如何实现地方高校真正意义上的转型,黄俊革和上海援疆团队边调研、边实践、边探索。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整个南疆都没有土木工程专业,设置这个专业,既跟国家宏观战略相关,也跟当地的需求有关。这里的大型建设类企业,如设计企业、施工企业,人才的配备严重不足,有些企业人员配备的缺口达到几百人,市场的需求很大。”黄俊革说。

  在考察调研的基础上,黄俊革用一周时间作出了土木工程专业的整体规划:建成以建筑工程为核心的大土木专业。课程设置包括建筑工程、岩土工程、建筑设备与给排水、道路与桥梁工程等二级学科的主干课程,为将来二级学科方向的拓展、申报一级学科硕士点打基础。

  “第二件事情是制定人才培养方案。我们先去问企业,企业要用什么样的人,我们就培养什么样的人。”黄俊革说。

  2014年3月27日,喀什师范学院土木工程专业被批准招生,专业建设迫在眉睫。4月,黄俊革奔赴西北五省区招生,在青海大学招到了一名藏族实验员,随后又陆续在其他高校招到了两名专业教师。

  但是当黄俊革把招聘结果上报到学校时,校领导却认为应该暂缓招实验员:“实验室都还没有,为什么招实验员?”

  “当时我就急了,工科与文科最大的不同是实践环节,最重要的是实验室的建设。”黄俊革说。经过沟通,问题顺利解决。在上海援疆指挥部的支持下,喀什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建成专业实验室7个,规划实验室3个,设计专业学科楼、实验楼各一幢,满足了本科4年土木工程专业人才培养的需求。

  2014年9月,土木工程专业迎来了第一届本科生,民语言班(多上一年预科)、汉语言班各一个,共计70人。11月,土木工程系挂牌成立(2015年4月更名为土木工程学院),这是喀什师范学院第一个工科系部。

  第一个挑战来自学生。“土木工程班一般被戏称为‘光头班’,基本都是男生,但是我们招的第一届35个学生中,有17个女生。原因是土木工程专业在南疆的认识度很低,学生不怎么了解就报了。”黄俊革说。

  第二个挑战则来自新教师。黄俊革告诉记者:“这些新教师都是二十七八岁,在我眼里就是学生,教学能力、学术能力都不行。我们实行了严格的带教制度,以老带新,带教老师要把口袋里的‘货’都掏出来。”

  这种带教方式,使年轻教师获得了飞速成长。来自新疆大学的维吾尔族教师玛依拜尔,刚参加工作时说普通话磕磕巴巴,上课爱脸红,现在讲课头头是道,还获得了喀什大学教学比赛优胜奖,成为了教学典范。

  “我们的老师还被‘轰’到企业里,跟企业学习,这是应用型专业的要求,只有这样,教师才能有‘接地气’的工程素养,也能为学生就业铺平道路。现在,我们与喀什地区建设类龙头企业、援疆企业开展了密切的产学研合作,与8家建设、施工、设计、规划、水利、概预算企业签署了实习基地建设协议。”黄俊革说。

  经过3年的努力,土木工程学院的专职教师由原来的3人扩充到9人,实验员队伍扩大到4人。学院教职工人数由7人增加到17人,学生规模达到200多人。

  师资的变化不仅体现在数量上,更体现在质量上。黄俊革说:“去年土木工程学院仅有的12位老师就争取到一个国家级项目、一个自治区级项目,科研经费61万元,按教职工比例,在喀什大学位列第一位,这是很了不起的。老师们现在个个自信得很。”

  教师水平的提高,最受益的是学生。第一批学生中有30人拿到了6个大学生创新创业项目,其中有两项获得国家级资助,3项获得自治区级资助,这一成绩是在仅有三个班98名学生的基础上取得的。“学生都特别开心,通过项目来提高学生的工程素养,学生就业就有底气。现在第一届学生基本都有了去向,有的企业甚至希望学生大三就能过去。”黄俊革说。

  技能型人才培养是转型发展的重中之重。3年来,16位上海援疆教师以此为目标,带领本校教师设计培养方案、规划实践课程,创建了社会工作、财务管理、环境与环境工程、旅游管理等7个新专业,填补了南疆高等教育领域众多学科空白。

  在喀什大学人文学院,援疆教师唐新安帮助学院建成了南疆首个“3D模拟导游实训室”,并依托上海—喀什职教联盟校企合作基地“喀什月星锦江国际酒店”作为实习地,设立全校首个实践教学企业奖学金,创立了喀什大学深度校企合作模式的新典范。

  “让学生下得去、留得住、用得上、干得好”,黄俊革认为,这是地方高校转型发展的要义、精髓。



相关阅读:AG视讯

 l